當前位置:首頁 > 學習宣傳 > 黨史講堂 > 正文
  • 影響深遠的“共産黨宣言”
  • 2018-04-25 來源:人民日報 作者:徐錦庚
  • 1848219日,倫敦瓦倫街19号,哈裡遜印刷所,正在悄悄印刷一本小冊子。小冊子是德文的,綠色封面,隻有薄薄23頁,首次印數僅幾百冊,書名是:《共産黨宣言》。

    恰在這時,法國二月革命爆發。《共産黨宣言》油墨未幹,就被分發到各國同盟盟員手裡,成為工人的思想武器。

    這一年,馬克思30歲,恩格斯28歲。

    《宣言》的核心思想有兩個:一是唯物史觀,二是共産主義。共産主義是他們畢生追求的目标;唯物史觀是他們揭示的人類社會發展規律,為共産主義思想的科學性提供理論支撐。

    《宣言》文風簡潔明了。如果按漢字計,全文僅約2.5萬字,7篇序言幾乎都是千字文,1883年德文版序言甚至不足400字。然而,大道至簡,為文亦然。文不在長,在有魂魄;字不在多,在有精髓。正如列甯評價,這部著作以天才的透徹而鮮明的語言描述了新的世界觀。正是這篇短文,極大地震撼了世界,猶如黑暗中高擎起的一束火炬,照亮了人類前行的方向,改變了人類的曆史進程。

    《宣言》的問世,标志着社會主義從空想到科學,标志着馬克思主義的正式誕生。它使共産主義運動從幽靈變成一輪噴薄欲出的朝日。

    《宣言》是無産階級政黨的第一個黨綱。它指出,資本主義必然滅亡,共産主義必然勝利。這個曆史使命的承擔者是無産者,而無産者要實現這個使命,必須推翻資産階級,使自己上升為統治階級,為此,就必須組成一個自覺的階級政黨。無産者在這個革命中失去的隻是鎖鍊。他們獲得的将是整個世界!

    人類社會一直都在苦苦尋找完美世界。無論是古希臘哲學家柏拉圖的理想國,還是中國詩人陶淵明的《桃花源記》,都曾描繪過他們心目中的完美世界。

    從《烏托邦》的空想社會主義,到《共産黨宣言》的科學社會主義,人類在荒野裡跋涉了300多年之後,終于找到一條通往理想社會的真正道路,找到實現這個理想的領導者和戰鬥者。

    翻開中國共産黨的曆史,你會發現,在早期領導人身上,都留下了《共産黨宣言》的深深烙印,在他們确立人生信仰的選擇中,《共産黨宣言》的作用舉足輕重、影響深遠。

    1936年,在延安,毛澤東對采訪他的美國作家埃德加·斯諾說:有三本書特别深地銘刻在我的心中,建立起我對馬克思主義的信仰。一本是陳望道譯的《共産黨宣言》,這是用中文出版的第一本馬克思主義的書。另外兩本是考茨基著的《階級鬥争》和柯卡普著的《社會主義史》。這段話,被斯諾記錄進他所著的《西行漫記》中。

    周恩來1919年在日本留學時,通過河上肇創辦的《社會問題研究》了解了《共産黨宣言》,192010月赴法留學,與蔡和森等人一起繼續學習《共産黨宣言》。抗戰時期,他随身帶着的公文包内,就裝有《共産黨宣言》等馬列著作,一有空就讀。19497月,在第一屆中華全國文學藝術工作者代表大會上,他當着代表們的面,對陳望道說:陳望道先生,我們都是您教育出來的。

    劉少奇最早接觸《共産黨宣言》,是在1920年秋季。當時,成立不久的上海共産主義小組,在上海創辦了一所幹部學校,對外宣稱外國語學社,22歲的劉少奇和16歲的任弼時、18歲的羅亦農、17歲的蕭勁光等,都是這裡的學員。學員的教材之一,就是剛剛出版、還散發着油墨清香的中文譯本《共産黨宣言》,給他們講授的正是譯作者本人陳望道。次年5月,莫斯科東方勞動者共産主義大學成立,劉少奇、任弼時、羅亦農、肖勁光、任嶽、蔣光慈等一批熱血青年,來到東方大學的中國班學習,其中的主要課程就有《共産黨宣言》。劉少奇刻苦學習,融會貫通,深刻掌握了《共産黨宣言》的精髓。後來,在他所寫的《論共産黨員的修養》等著作中,都能看到《共産黨宣言》的影子。

    朱德于19229月抵達法國,10月輾轉到德國,11月由周恩來介紹加入中國共産黨。周恩來送給他陳望道翻譯的《共産黨宣言》,這是他第一次看到。他曾回憶道:正是在柏林支部,研究和讨論了已經譯成中文的馬克思主義文獻《共産黨宣言》和共産主義的入門書從此開始走上了新的革命旅程

    恽代英、劉志丹、董必武、鄧子恢、彭德懷、賀龍等,也都是通過讀《共産黨宣言》走上革命道路的。彭德懷講得很具有代表性:以前我隻是對社會不滿,很少看到有進行根本改革的希望。在讀了《共産黨宣言》以後,我不再悲觀,開始懷着社會是可以改造的新信念而工作。

    19495月,百萬雄師突破長江天險,直搗國民黨南京總統府,在總統府圖書室,鄧小平與陳毅縱論旅歐經曆時,都說是讀了《共産黨宣言》等啟蒙書的緣故,才走上革命道路。43年後的1992年,鄧小平又語重心長對大家說:我的入門老師是《共産黨宣言》和《共産主義ABC》。

    直到今天,這束火炬依然熊熊燃燒。迄今,它仍是世界上發行量最大的政治文獻。

友情鍊接:

版權所有:中共福建省委黨史研究和地方志編纂辦公室、各設區市、平潭綜合實驗區黨史部門,技術支持:東南網
聯系電話:87874966 郵箱:zgfjlsw@126.com


福建黨史微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