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學習宣傳 > 史事縱橫 > 正文
  • 紅色熱土紅坊鎮
  • 2019-05-22 來源:福建日報 作者:記者 賴志昌 通訊員 溫連光 謝小豔
  • ★紅色名片:

    新羅區紅坊鎮原名黃坊,位于龍岩市西南部,始建于宋代,迄今已有上千年的曆史。這裡山川秀麗,地貌多姿,自古以來人傑地靈、英才輩出。紅坊是龍岩革命老根據地之一,紅色是其亮麗的底色,全鎮共有19個村和1個社區,其中,包含15個革命基點村。

    “紅旗躍過汀江,直下龍岩上杭。”19296月,紅四軍第三次打下龍岩城,徹底消滅了軍閥陳國輝的勢力後,龍岩絕大部分的區、鄉都舉行了武裝暴動,建立區級核心組織,領導各地人民開展革命活動。“充分發動群衆,實現土地革命,徹底消滅地主階級,建立人民政權與人民武裝,為建立根據地打下基礎。”福建人民出版社出版的《龍岩人民革命鬥争回憶錄》這樣描述當時的社會狀态。

    紅色熱土湧動紅色血脈。在第二次國内革命戰争、抗日戰争中,無數紅坊兒女為了人民的解放事業,保衛土地革命勝利果實,前赴後繼,英勇犧牲。據記載,紅坊人民在曆次革命鬥争中,共湧現出367名革命烈士,以及一批老共産黨員、老遊擊隊員、老地下交通員、老革命接頭戶、老蘇區幹部等“五老”人員119人。

    解放初期,黃坊更名為“紅坊”,這背後也深深烙下了紅色印記。新羅區原黨史辦主任符維健介紹說,紅坊的更名有着特殊的時代背景和含義,這裡曾是革命的熱土,“為了弘揚和繼承革命先烈的優良傳統,曆史上不乏一些地方以紅色元素更名、命名”。

    傳承保護齊發力

    5月中旬,黃崗小學教導主任簡占源帶着一群一年級學生踏進了紅坊北洋村的黃崗學校。在黃崗人民革命史陳列館,孩子們簇擁在他的身旁,津津有味地聆聽他講述這裡曾經發生的“船巷戰鬥”革命史。

    黃崗學校的庭院内,靜靜地豎立着船巷戰鬥舊址紀念碑。20031月,黃崗人民革命史陳列館在這裡開館,120平方米的展館分6部分,陳列了從19283月至19494月原黃崗鄉(包括悠遠、嶺背、黃坑等村)革命群衆打土豪、分田地的圖片及黨旗、槍支、彈藥、梭镖、袖章、契約、紅軍布告等文物。

    今年76歲的饒德文是原黃崗學校校長,1982年他曾在這裡執教。“當年這裡有初中和小學。”饒德文說,上世紀90年代初,黃崗學校改撤搬遷至新校址黃崗小學,打那以後,這裡便空了出來,由于缺乏修繕資金,缺乏專人看管,到2001年左右,黃崗學校部分房屋的房頂破損、牆體剝落。

    退休多年,黃崗學校的命運始終讓他牽挂。“不想眼睜睜地看着這些房子就這樣倒塌,那太可惜了。”這些年,饒德文和鎮離休幹部楊發先一起,為這座建築的保護修繕奔走呼喊。2002年,經協調當地多部門,投入了部分資金對這裡進行修繕,并建立革命曆史陳列館。

    “保住了建築,也就保住了這段曆史。”楊發先說,目前,黃崗學校保存現狀仍不容樂觀,希望有關部門能夠進一步維護修繕。不過,饒德文和楊發先的願景将在不遠的将來成為現實。“前段時間,我們已聘請專業的維修團隊進行查看,下一步将着手對這棟建築進一步整體修繕與保護。”紅坊鎮一名幹部介紹說。

    走進龍星村悠遠天後宮,在這棟六角式三層塔樓的斑駁牆壁上“工農踴躍當紅軍”“窮人不打窮人”等紅色标語依舊清晰可見。

    “以前,這裡随處可見紅色标語。”年過六旬的龍星村文化協管員林淦海回憶說,兒時他和夥伴們一起在這裡玩耍,牆壁上随處可見紅軍标語,然而這些年由于年久失修,大量紅軍标語不斷剝落、消失。如今,這裡的紅軍标語僅剩不到20條,林淦海掰着手指頭都能數出來。為了留存這些文物,前幾年,他用相機搶拍下了部分消失的紅軍标語。

    為了保護和修繕天後宮以及書寫在這裡的紅色遺迹, 2015年,當地政府部門撥款30多萬元,當地村民、鄉賢捐資20多萬元,悠遠天後宮修複計劃啟動。“當地村民有錢出錢,有力出力。”林淦海說。這場曆時一年多的修複,讓這座原本“垂垂老矣”的老建築重煥生機,借此機會,一些紅色标語也得到進一步的修繕和保護。

    “紅坊有着深厚的革命曆史,我們也着手計劃進一步傳承和保護當地的紅色文化基因。”紅坊鎮黨委書記李建軍告訴記者。

    教育後代薪火傳

    在東陽村盂坵自然村,一座高聳的革命烈士紀念碑靜靜地矗立在這裡,偶有行人過來瞻仰。緊鄰紀念碑的是羅陳氏宗祠,土地革命時期,東陽鄉蘇維埃政府便設在這裡。

    盂坵村是革命基點村,在土地革命戰争時期,許多革命先輩都曾在這裡開展革命活動。據龍岩市博物館研究院陳炎德介紹,當年因為這裡地理位置隐蔽,羅陳氏宗祠曾是蘇維埃政府的辦公場所,也是當時投身革命人士訓練武裝的地方。

    在龍岩文化研究會理事陳漢強看來,這座紅色祠堂配套建了革命紀念碑,獨樹一幟。他說,紅坊鎮300多名烈士中,東陽村的革命烈士有66位,那時人口不到400人的盂坵卻有烈士36名,“10個人中就有2人為革命犧牲,還不包括‘五老人員’”。

    2008年,羅陳氏祠堂在原址重建,耗資不菲。“紅色宗祠建設,得到了當地村民的踴躍捐資支持,個人多的捐5萬元,少的也捐了幾百元。”村主任陳文權說,村民踴躍出資,一些華僑也不遠萬裡從海外歸來,支持家鄉紅色祠堂的建設。

    走進紅色祠堂,紀念碑底座一側,用燙金字體镌刻着36位革命烈士的姓名、“五老人員”名單以及“盂坵革命精神世代相傳”的題字。每每來到紀念碑前瞻仰,端詳叔公陳木生及父親、爺爺等家族成員的姓名,村民陳學斌的心中總是難以平靜。“在那段激情燃燒的歲月,作為遊擊隊長的叔公陳木生為了革命,壯烈犧牲;作為接頭戶的父親陳椿木,曾冒着生命危險,躲過槍林彈雨,為地下黨傳送信件、物資……”

    自懂事起,父親常給陳學斌及其兄弟姐妹講述當年叔公和自己鬧革命的故事。“了解得越多,我就越被叔公、父親的革命事迹所感動!”陳學斌說,受到他們的感召,自己也入伍當了兵,前些年,他從新羅區扶貧辦主任的崗位退休。如今,年過七旬的他也時常像父親一樣,給自己的兒女及孫輩們講述這段革命曆史。“革命曆史要一代一代傳承下去,永遠不能忘!”

    每年的清明節前後,東陽小學的少先隊員們都會在老師的組織帶領下,前往革命烈士紀念碑前緬懷革命先烈,敬獻鮮花。“很多孩子都是這些烈士的後代,曆史永遠不能被遺忘。”東陽小學校長楊鋒忠說,學校每年都會組織學生進行愛國教育宣傳,讓孩子更好地銘記這段曆史,珍惜當下來之不易的幸福生活。

    繼往開來譜新篇

    走進紅坊鎮赤坑村,映入眼簾的是整潔的村道,一棟棟别緻小洋房依山而建,紅色的外牆格外引人注意。

    提起村子這幾年的變化,村民無不交口稱贊。“村子越變越美,日子也越來越好了!”說這話時,村民廖小紅的笑容挂在嘴角。她說,從2013年建設美麗鄉村開始,村裡不僅通了自來水,路燈亮了,道路變寬了,自家也從原來的土坯房搬進了新房,過上了好日子。

    赤坑是革命基點村,這裡曾湧現出開國将軍廖成美等仁人志士。時光流轉,歲月變遷,革命先烈的光榮傳統,仍在這裡延續。

    “改革開放後,村民在當地政府的帶領下,自力更生,開拓進取,生活水平有了很大提高。”村支書廖火峰介紹說,自2013年起,美麗鄉村建設讓村裡53戶中的絕大部分村民搬進了新房,并配套建設了水泥路、綠化公園等。目前,村裡投入260多萬元建設黨建活動中心、廖成美将軍革命事迹陳列館及村老年活動中心等項目,進行宜居宜遊美麗鄉村建設。

    除了村容村貌,紅坊這片紅土地的經濟發展也駛入快車道。日前,位于新羅紅坊鎮的省、市重點項目——龍泰新能源材料科技産業園生産項目一期主體以及配套設備已安裝完成,進入最後的掃尾階段。據了解,該項目總投資120億元,占地3000畝,主要建設12條新能源材料生産線,預計全面建成投産後,可實現年銷售收入160億元,利稅33.8億元。

    “一代又一代紅坊人繼往開來,開拓創新,在這片熱土奮勇向前。”李建軍說,近年來,紅坊鎮項目建設也在有條不紊地進行:城際快速通道、西外環紅坊段全線通車;紅田路、華蓮西路等重點交通項目實行征遷和施工并舉,正在開展分階段施工;境内坎嶺線、倒赤線、下田線等多條農村公路得到重點養護;舊農貿市場交付拆除,新農貿市場投入使用,新舊市場實現平穩搬遷過渡……

    為了更好地發揮紅坊鎮轄區内農副産品的優勢,該鎮還重點發展百香果、葡萄、火龍果等特色農産品種植和果汁、果脯、果凍等農副産品深加工。并在特色餐飲上齊頭并進,已打造出“船巷吃魚一條街”“紅坊鴨湯”等休閑餐飲品牌,推動一産“接二連三”互動融合發展。

    經濟發展“蹄疾步穩”,一項項亮麗的數據可證:2018年,紅坊鎮财政總收入完成5984萬元,地方财政收入3213萬元;33家規模以上工業企業,全年累計完成總投資32.3億元,同比增長12%;新上規模工業企業1家;固定資産投資全年累計完成投資額14.9178億元,人均純收入達15480元。

友情鍊接:

版權所有:中共福建省委黨史研究和地方志編纂辦公室、各設區市、平潭綜合實驗區黨史部門,技術支持:東南網
聯系電話:87874966 郵箱:zgfjlsw@126.com


福建黨史微信号